纵横战国的法家三派有什么不同,它们最终的结局是什么?

纵横战国的法家三派有什么不同,它们最终的结局是什么?
春秋战国时期,周天子式微,全国进入大争之世,各诸侯国为逐鹿中原,闻名全国,纷繁吸引贤才,以变法图强。法家在浊世中逐步锋芒毕露,诞生出许多杰出人物,他们执宰各国,施展才华与志向,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春秋战国是一个巨大的年代,在这个年代诞生了太多巨大的人物,他们有不同的思维,提出了不同的理论,构成了诸子论道,百家争鸣的昌盛景象。其实,不只仅百家有争鸣,就连法家内部,也有争鸣。法家有三派,“势”、“术”、“法”,其间,慎到重“势”,申不害重“术”,商鞅重“法”,而他们不同的思维理论,也使得同属一派的三人,却走出彻底不同的路途。慎到:从道家走出来的法家慎到是战国时期一位很特别的我们,他曾是道家人物,专攻“黄老之术”,之后却改弦易张,成为法家“势”派的创始人。道、法两家的双重身份,也使得慎到的法家思维极具哲学性。慎到重“势”,他以为,国家一定要注重法则,君主一定要掌控权势。慎到曾有一个鲜活的比方,他说君主如同飞龙,权势如同云雾,有了云雾,飞龙才干飞得高,没有云雾,飞龙则与地上的蚯蚓无异了。有了权势,就算君主像夏桀那样残酷无道,人们也不敢违背法则,没有权势,君主就算是像尧舜那样贤德,大众也不会听从命令。很显然,慎到的理论针对的便是儒家的“德治”,他以为,儒家建议的“德治”底子就不是治国之道,国君没有权势,却一味推广仁政,只能使法则得不到遵循和履行,这样,国家离消亡也就不远了。当然,慎到的“势”,不是指君王要掌控全部,事事亲为,相反,他以为君主想要实在的掌控权势,就不要以身作则,这样君主不只会筋疲力尽,大臣们也会不活跃干事,一旦有了什么差错,大臣们还会将差错推到君主身上。慎到建议“君臣之道:臣事事而君无事”,君首要建立法度,总揽全局,在“事断于法”的前提下,尽量让臣下去干工作。慎到的理论首要是驭人之术,但他并没有将公民放在很低的方位,截然相反的是,慎到建议“国家之政要,在一人心矣”,这与孟子的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”有殊途同归之处。仅仅,孟子以为德治是得民心的途径,而慎到则以为法治才是“一人心”的仅有途径。原本,慎到“势”中的驭人之术关于君主有很强的吸引力,但是慎到却又建议“立公去私”。这儿的“公”是一种高于君主利益的概念,它服务于君权,却又约束着君权。这样一来,慎到的“势”不再是一种简略的控制东西,而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治国理念。只可惜,慎到终身傍边,大多只能在稷下学宫中讲学,他的理论很少得到实践。而在绵长的封建年代中,大多数君主都承继了慎到的“势”,但他们把握的,是帝王心术,是控制之道,而非慎到完好的治国理念。申不害:成也重“术”,败也重“术”与慎到比较,申不害要务实许多,在法家三派傍边,他的“术”,也是最简单收效的。这种务实,应该与申不害的人生阅历有关。相韩曾经,申不害仅仅一位郑国小吏,公元前375年,韩国灭掉郑国,申不害遂成为韩人,成为一位“贱吏”。公元前354年,与韩国素有旧怨的魏国出动军队伐韩,韩国向其他诸侯国讨救,却四处受阻。合理韩国诸位大臣们束手无策时,申不害站了出来,建议韩昭侯亲身去参见魏王,向魏国示弱,这样不只能够免除兵灾,还会让其他诸侯国对魏国不满,“是我免于一人之下,而坐落万人之上也。夫弱魏之兵,而重韩之权,莫如朝魏。”(《战国策·韩策三》)韩昭侯采用申不害建议,魏王公然大喜,马上命令撤军。除了敏锐的政治眼光以外,申不害仍是一位工于心计的人物。公元前353年,魏国起兵伐赵,围住赵国国都邯郸,赵成侯向韩国求救。韩昭侯拿不定主意,向申不害问询建议,申不害忧虑自己的建议与韩昭侯心中所想不同,所以他先回答说:“这是国家大事,让我考虑老练再答复您吧!”之后,申不害让韩国名臣赵卓和韩晁分别向韩昭侯进言,以调查韩昭侯的实在情绪。终究,申不害摸透了韩昭侯的心思,他进言说韩国应该联合齐国,伐魏救赵。韩昭侯大喜,将申不害当作至交,并益发对他器重。公元前351年,申不害被破格拜为韩相,法家“术”派,正式登上历史舞台。申不害的术,与慎到的”势“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,那便是注重君权。申不害以为,“君之所以尊者,令也,令之不可,是无君也,故明君慎之”。为了令行,君主就必须要推广“术”,“操生杀大权”,“课群臣之能”。在申不害看来,“法”是揭露的,是臣民的举动原则,而“术”是荫蔽的,它是君主的专有物,专门用来驾御唆使臣下。申不害重“术”,所以他注重吏治和兵制变革,意图都是加强君主集权控制,安稳韩国政治局势。一起,申不害也十分注重土地问题,他说说:“四海之内,六合之间,曰‘奚贵,土,食之本也。又说:“昔七十九代之君,法制纷歧,号令不同,而俱王全国,何也?必当国富而粟多也。”(《申子·大体编》)申不害建议大众多开荒地,开展农业,一起他还鼓舞手工业的开展,这使得韩国经济敏捷昌盛起来,冶铸业水平也居于领先水平,以致于呈现“全国之宝剑韩为众”、“全国强弓劲弩,皆自韩出”的局势。(《韩非子》)短短十五年,申不害的“术”治使得韩国国力大增,“终申子之身,国治兵强,无侵韩者”。就这样,身处强国围住中的韩国,却在缝隙中强壮起来,成为与齐、楚、燕、赵、魏、秦并排的战国七雄之一。但是,申不害的“术”治有一个很大的坏处,那便是过于注重君权,疏忽了法制建设。这样一来,国家是否兴隆,彻底取决于国君的才能,一旦国君缺少才能,国家就会敏捷走向式微。韩国之后的结局也证明了这一点,韩昭侯身后,韩国马上式微,这便是申不害“术”治的问题所在。商鞅:“法”派的殉难者和申不害比较,同一时期的商鞅变法就要成功的多。虽然商鞅终究结局惨痛,但他的“法”派,注重法制建设,为了保护法则,他甘愿将自己陷于太子的对立面。这种“不知变通”的性情和执政思维,让商鞅结局惨痛,但也让他建立的法则准则被秦国连续了下来。能够说,秦国统一全国的根基,甚至于中国古代两千多年的封建准则的根底,正是商鞅建立的。如果说慎到是法家里的哲学家,慎到是法家的务实家,那么商鞅便是法家“法”派的殉难者,他用他的生命,向世人宣告了何为法家“法”派。参考资料:《战国策·韩策三》《韩非子》《申子·大体编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